中国生态评估网欢迎您!
中国生态环境损害评估和法律机制专题研讨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生态>拆迁补偿评估>正文

乌云界自然保护区集体林地补偿标准探讨

2011-08-10 11:04 来源: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10,31(6)

张 翼1,2,陈 艺1,2

(1.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林学院,湖南长沙410004;2.湖南省林业科学院,湖南长沙410004)

摘 要:对湖南省乌云界自然保护区各功能区农村居民进行了实地问卷调查,收集了自然保护区农村居民收入、支出水平等经济状况,收入来源和支出结构,并用SPSS统计软件对各功能区居民家庭收入和封山前后收入差异进行了显著性检验.证实建立自然保护区对当地居民生产习惯与收入水平有一定影响,应提高补偿到以保证自然保护区内居民生活状况达到所在乡镇的平均水平·

关键词:乌云界;补偿标准;探讨

我国自然保护区大多以20世纪50~70年代建立的国有或集体所有林场为基础,有的则完全由集体所有的土地划定而成,权属较为复杂.建设历史已近30年.我国大陆108个非湿地类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有69个分布有集体林,其面积为117.44万hm2,占17.79%,有些自然保护区完全由集体林构成.

湖南省国有林自然保护区有14个,面积13.2万hm2;集体林自然保护区83个,面积达63.3万hm2,分别占全省森林生态系统类型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的17.4%和82.6%.自然保护区已成为该省林业生态建设的主体.但是自然保护区的保护随着周边社会经济的发展,林权意识的觉醒,难度越来越大.近年从中央到地方大力推行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进一步加重了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的压力.然而缓解压力就要投入资金.补偿中的标准又不统一,主要依据环境评价体系来确定各地补偿费.

1 乌云界集体林自然保护区社区居民状况统计

1.1 保护区内居民收入状况

在乌云界自然保护区调查的过程中采取的调查方法是随机走访,通过直接接触的方式了解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但是普遍接触到的调查对象年龄层次偏大.通过了解得知大部分青壮年均外出打工仅在木材的热卖季节才会回家协助采伐商品用材.而此次调查时间为2009年10~11月,这是贩卖当地木材的淡季,因此大部分青壮年均外出务工未归,所以调查者的平均年龄约为49.4岁.

乌云界保护区内民众收入状况,依据表1与图1数据所示.乌云界共调查115户中外出劳务户数为64户,所占比率为55.65%,平均收入约为1.2万元.主要从事养殖的户数为30户且均为养殖大户,主要以养殖山羊、猪等大型牲畜为主.所占比率为26.09%,平均收入约为4.7万元.虽然养殖收入达到了4.7万元,但是在整个乌云界的户均收入中只占31.68%,而外出打工与木材的收入却占有30.62%与32.44%(见图1)

1.2 保护区内居民支出状况

由表2可知,乌云界自然保护区户平均年收入为30 367元,户平均生活开支为11 698元,其中有19%~32%的农户须负担子女教育费用,平均各户教育支出10 585元,占家庭收入的34.86%.现场调查发现,乌云界自然保护区周边中学与小学离保护区距离较远,保护区内居民的孩子需要寄宿读书,而且需要家庭成员陪读以保障孩子的安全,因此潜在的增加了教育方面的开支与生活开支.

此外,乌云界自然保护区有6.1%的家庭因家中有病人,年均医药开支约为8 857元.乌云界自然保护区这一开支占到有病人家庭户平均收入的29.2%.如果从这些有特殊开销(指教育或医疗)的家庭的年收入中去除应付上述教育或医药支出的资金,则基本生活开支均难以为继.可见,这些地方因病致贫,因教育致贫的家庭比例较大.另外,还有一个普遍现象是,各地农村家庭人情来往开支很大,占到家庭总开支的16.86%.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困难家庭负担更重,生活压力更大.然而,较大的人情来往,在当地已成风俗,能够起到密切亲朋社会关系,邻里间相互帮衬的作用,在山区自然条件较差,个体力量相对较弱的现实情况下还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

 

1.3 保护区居民与周边县城居民收支情况对比

表4内所示城镇居民平均收入以及县农村居民人平均年收入数据均来自于当地县政府的2009年度统计年鉴.依据年鉴上记载的数据,所在县城人平均年收入1.2万元,比乌云界保护区内人均收入0.3万元的数字高出0.9万元,说明乌云界保护区内居民人均收入约为县城居民人均收入的1/4.

在调查了当地居民当年生活状况的同时也有居民提供了一些建立自然保护区之前的情况,从而得出表5.乌云界自然保护区前身是一个以集体林为主从事杉木、楠竹等速生商品材的基地.在建立自然保护区后封山育林严禁砍伐,使主要从事林木商品的林农收入降低.表6中封山后的收入差距仅有封山前收入的1/4约为0.7万元.在调查途中仍有部分居民贩卖楠竹,依然在林木类商品中获取了一定的收益.如若完全禁止采伐一切林木,那么封山后农民的收益将会更低.深入分析当地具体情况和实际背景,似乎其中还隐藏着内在的原因.目前自然保护区的组织管理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当地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长期低于自然保护区外居民平均水平.2009年统计年鉴相关数据表明,乌云界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居民年收入只有桃源县农村居民收入的41.5%,仅为该县城镇居民年收入的14.3%(见表6).

 

 

2 乌云界自然保护区分区补偿制度探讨

根据调查的115户对象数据均值与当地县城年鉴得出的统计数据对比可得表6.其中封山育林对于实验区的影响最为严重,反而越靠近核心区封山的影响越低,其原因主要是乌云界保护区内部的交通不便,如果采伐林木则会造成成本过高的不利因素,但同时也变相地保护了当地的森林与环境.然而乌云界自然保护区主要以牯牛山为主要核心区,牯牛山前身是国有林场,相对居住的人员较少,而牯牛山周边3个乡镇的居民主要是以传统的经营林业生产活动为主.在成立保护区的同时对林业生产活动进行了限制,使得依靠传统生活方式的居民突然少了维持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环境的因素直接制约了当地居民接受高等教育甚至专业技术技能的途径,其本身的生存技能主要还是依靠身体劳力为主,而主要依靠劳力为主的打工群体其工资收入却是最低的一类人.可见,只有通过对这一地区实行符合实际情况的生态补偿,才能保证当地保护区居民不因保护区的建立而陷入长期贫困.

然而集体林自然保护区成立的目的性和其成立的意义就决定了保护区内居民无法再利用当地森林资源创造价值,那么为了维护生态系统对社会经济系统的永久支持能力,针对生态环境进行的补偿、恢复、综合治理等行为,以及对生态建设做出贡献者和由于环境保护和利用自然资源而利益受到损失者所给予的资金、技术、实物上的补偿、政策上的优惠等行为就成为了必然.

无论是实验区、缓冲区还是核心区,各自然保护区居民收入水平均大大低于城镇居民平均收入水平,缓冲区和核心区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均低于当地县农村平均收入水平,但实验区居民收入水平与当地县农村平均收入水平相当.各自然保护区生态补偿重点应是核心区,其次为缓冲区.因此,各地方制定的分类区划的操作细则、认定办法必须考虑当地的实际情况,使划出的生态公益林比例与当地的经济发展、环境需求相适应.

从核心区农村居民家庭平均年收入与当地县农村居民家庭年平均收入水平的比值看,核心区农村居民家庭平均年收入水平仅为当地县农村居民家庭平均年收入水平的41.5%.如果让核心区农村居民收入水平达到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应由政府公共管理资金中补贴相当于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收入的58.5%.以

此为依据,乌云界核心区每个农村家庭户平均应补贴11 589.4元,人平均2 465.8元.或相当于每公顷山林(户平6.5 hm2,见表5)补贴118.9元.

而缓冲区居民收入平均为县农村居民收入的99.0%,因此,应由政府公共管理资金中补贴相当于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收入的1%.乌云界缓冲区每个农村家庭户平均应补贴196.4元,人平均41.8元,或相当于每hm2山林(户平均6.5公顷,见表5)补贴2元.

实验区的调查资料显示基本已经达到甚至部分超过了当地农村人均收入水平,所以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距离上一次土改差不多有30年的时间,30年里当地居民以户为单位的变动是非常大的.30年前土改是分山到户,然而在30年的岁月里人口迁徙、子女出嫁、山林承包等各种形式对当地的人口结构有很大影响.有些嫁女或者迁徙到城镇的家庭人均山林面积基数很大,个别地方个别家庭人均可达3.3 hm2以上;而另一些家庭,分山时家庭男性较多,30年后,分户独立,娶妻生子,人平山林面积仅几hm2.所以建议采取综合权重法,在人口以及山林的补贴中各取50%(表7),或者依当地的情况而定.

 

3 结 论

在生态补偿机制与政策研究中,如何确定补偿标准一直是众多学者关注的热点与焦点问题:赖力等认为补偿标准是生态补偿的核心,关系到补偿的效果和可行性;杨光梅等[4]认为生态补偿标准的确定决定了补偿的大小,关系到补偿的效果;杜丽娟等[6]认为在生态补偿理论研究中,如何科学合理地确定补偿标准难度较大.而集体林为主的自然保护区内居民的生活状况较之周边城乡居民差距是较大的,考虑到自然保护区的职责是对环境的保护,因此交通、医疗、教育等基础设施往往建设在周边的乡镇上面,与保护区的距离相对较远,无疑给保护区内居民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压力.

现在的状况是保护区内居民的生存问题应当首先解决.核心区居民的基本生活水平要能够维持在周边乡村的平均水平.不说生活有结余,起码医疗、吃饭、教育的最低标准应该保证.然而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剥夺了他们经营林木材产品的权利,因此适当提高补偿金额确保最低生活水准是应该的.

生态补偿方法的完善.是我国现阶段对生态补偿标准的核算主要有机会成本法、市场价格法、影子价格法、碳税法、重置成本法等以市场技术为主的核算方法,尽管非市场价值法(如CVM)在国内逐渐开展并成为生态补偿标准核算的一种重要方法,但在具体理论和方法上尚未形成突破,生态补偿标准的科学性与客观性很大程度依赖于核算方法是否科学与完善.因此,研究者不仅要提出补偿标准的具体核算方法,还应提出各种核算方法的具体操作原则,并寻求多种方法结合的最佳途径,完善生态补偿标准.

参考文献(略)

    共0条信息,当前显示1-30条,共1页
    • 昵称:
    • 内容:

相关资讯

林地拆迁补偿评估

拆迁补偿是指拆迁人对拆除物的所有人,依照... [详细]

生态评估网 www.shengtaipinggu.com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主办
E-mail:slpg@zhl-cpv.com 京ICP备1100289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247号
技术支持:迅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