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评估网欢迎您!
中国生态环境损害评估和法律机制专题研讨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生态>森林生态系统评估>正文

《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评估方法应用的探讨

2011-07-15 04:55 来源:中国生态评估网

王宏伟 霍振彬 赵建平

我国的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林业体制改革的深入、林业资源资产化管理的需要,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建立发展起来的。特别是《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制定和实施,对我国林业改革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随着社会对森林资源资产需求的多样化,经济行为的多样化,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实践广度和深度的拓展,以及资产评估理论研究的发展,原《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不仅仅在生态、景观、经济林等方面缺乏相应的论述和规定,更重要的是,整个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方法的选用是以森林资源资产形态为基础的,忽略了评估当事人经济行为、市场条件、评估目的对价值类型选用的制约,从而影响评估方法的正确使用。因此现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在森林资源资产的评估实践中已在理论上、逻辑上和具体操作中出现了许多问题,现提出如下,供大家探讨:

一、原《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中评估方法的选用确定缺乏评估理论依据。

资产评估中的价值类型应是资产评估结果的属性及其表现形式。根据资产评估基本准则的要求,价值类型的选择应该受到评估目的等相关条件的制约,评估方法只是估计和判断特定价值类型评估结论的技术手段,因此,价值类型的选择应取决于评估目的等相关条件,而不是仅取决于资产的形态和分类,并且评估项目运作程序应是先有评估目的,再有价值类型,最后再选择评估方法。原《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在选用评估方法的时候更多的考虑了森林资源资产的不同形态和林业分类,通过林分首先决定评估方法,即“成过熟林要采用市价法、中龄林采用未来收益法、幼龄林选用重置成本法”的规定。导致同一评估经济行为下评估目的、价值类型还未确定,评估方法却已被硬性确定了下来,从而可能导致一个经济行为出现多种价值类型,同时固化的评估方法,对评估结果的合理性也带来严重影响。

例如一片幼龄林,按规范的要求,应该用重置成本法,而不考虑评估目的等相关条件对评估价值类型的影响。如果一个林业企业用该幼龄林向银行进行借贷,在这种评估目的下,不考虑其他经济约定,评估应首选市价法,重置成本法次之,以利于银行的资金安全。因为银行一旦按期收不回贷款,用市价法评估的结果很容易的将抵押的林木林地资产在短时间内变现,而不用长期持有森林资源资产,成为被动经营者;但如果是同一企业用同样的资产进行权益融资时,就应首选收益现值法来评估其资产的价值,作为引入投资的价值依据。如上所述,针对不同的经济行为和评估目的采用不同价值类型,选用相应的评估方法对同一资产评估出的结果存在着很大差异。

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是对存量资产的评估还是对流量资产的评估,在原有技术规范根本没有反映。

森林资源资产,特别是林木资源资产,由于其固有的生物特性,林业上按林龄分为幼龄林、中龄林、近熟林、成熟林、过熟林等,我国林业相关法规对以上不同林龄林种的经营规定是不同的,通常只有成、过熟林可以采伐,但也必须由经营方申请取得采伐指标,而其他林组林木要经营到主伐期,即达到成熟林后方可按以上规定采伐。另外很多林业方面的法律法规对森林资源资产的流转、使用等方面也有很多限制,如采伐规程中对采伐的限制等等,因此很多的森林资源资产是受限资产,不能简单的以其资源量来直接评定估算其市场价值。

因此我们在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中,特别是林木资源资产评估中,是对存量资源资产评估还是对流量资源资产评估,这两种评估可能存在本质的差异,而原有的技术规范中,没有很好的对此部分内容加以论述和规定。

如果是对存量林木资产评估,那么评估出的资产中部分可能无法立即采伐变现,属受限资产(由于林种的不同,有些可能受限几十年),因为纳入评估范围内的委估森林资源资产不是所有的都是成、过熟林,不是所有的都可以立即采伐变现。那么,就需要注册评估师、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专家对以上存量资产评估结论的可变现性、变现时间等做出合理判断,并在报告中进行详细批露。同样,如果是对流量林木资产的评估,即每年该委估森林资源资产可以采伐量价值或是产生的相关效益多少,也需要注册评估师、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专家依据相关资料及经验,做出合理技术判断,并在报告中进行详细露。并且,如为涉及国有林经营权变动的评估时,还应同时作存量资产的评估,以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三、对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中资源调查、核查的规定,原有技术规范缺乏资源价值量方面的考虑,无法对天然混交林、速生丰产林等复杂林种的评估做出指导。

原有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定中,对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森林资源资产数量的确认(即资源的调查、核查工作),是以林业系统中的《森林资源调查主要技术规定》为技术基础,以一般人工林为评估标的物来设计的。这就造成了森林资源评估中资源确认这一技术环节的先天不足,首先,林业系统中的《森林资源调查主要技术规定》主要用在对森林资源的统计中,更多考虑的是物理量概念,而没有考虑价值量的影响,而我们的资产评估却是以价值量为核心的一项工作;其次,一般人工林是森林资源资产中最为简单的一个林种,与其相对的天然混交林、速生丰产林等整体林况要复杂的多,实际评估操作中遇到的问题也要复杂很多,以一个简单、理想化的设计体系很难有效指导这些评估工作。

在以天然混交林为评估标的物的评估项目中,通常一个小班下除优势树种外,还有多个伴生树种,甚至存在个别伴生树种的价值要大于优势树种的情况,而小班因子表中却无法将所有树种的个别林况因子体现出来,而仅仅体现优势树种的林况因子(伴生树种也是按优势树种林况反映),必然造成评估项目中此技术环节中物理量确定的不准确,从而影响整体评估结果的精准度。而在以速生丰产林为评估标的物的评估项目中,由于林种的特殊性,通常五至七年为一个轮伐期,甚至个别地区三到四年即为一个轮伐期,一年之中,年初、年中、年末的林分情况、经营投入都有重大差别,甚至每个月资产状况都会有较大不同,而原有的小班因子表中林况因子中林龄以年为单位反映,已无法准确反映资产的实际情况,更不要说作为评估价值确认的基础了。

四、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应维护资产评估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原有技术规范中存在忽视资产占有方利益的情况。

()现有林木资源重置成本法下,是否应考虑投资者合理经营增值利润的问题。

现有林木重置成本法计算中均是现时工价及生产水平,重新营造一块与被评估林木资产相类似的林分所需的成本费用,作为被评估林木资产评估价值。但是,我们知道,在林业经营中,众多树种均需经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既使幼龄林,经营几十年的树种也比比皆是,作为一个投资经营者,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投入资金进行林业经营,而评估中仅仅考虑其资金的时间价值,而未考虑投资的增值利润,显然是有失公平的。另外,作为同一评估目的,同一经济行为下,在市场价法和收获现值法均对投资经营者合理的利润进行了考虑,而在重置成本法下却不作考虑,显然是存在自相矛盾之处。另外如速生丰产林中的桉树和杨树,有的可能四年就可以采伐,他们的生产管理是按月来考核的,所以我们在评估的时候也要同实际情况相适应,按月来计算其价值,特别是对幼龄林,用重置成本法时要考虑他们的林龄时要到月,同时也要考虑其未来收益对其评估价值的影响。

森林资源资产的评估因为评估对象的特点有它本身的特点,我们的重置成本在非森林资源资产的评估中,不考虑时间价值,也不能考虑它们未来投入到生产经营时带来的收益,因为这是不同评估价值目的和价值类型所采用的评估方法决定的,但森林评估中的幼龄林在采用重置成本法时要考虑它的时间价值,原因有两个,一方面,非速生丰产林一般经营周期很长,在北方,有的幼龄林的时间跨度在30—40年之间,如果仅考虑其重置成本,不考虑其投入的时间价值,就会低估其内在的价值。而非森林资源资产,他的建造周期相对较短,重置方便简单,可以迅速以新代旧。另一方面,我们评估非森林资源资产用重置成本法时一般情况是单项资产的评估,不考虑其未来投入所形成的利润,但森林资源资产不同,不管你未来如何使用处理,它自身一直都处在不断生长,不断增值的过程当中,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对于生长周期短的速生丰产林,有必要考虑它的未来收益对其的价值的影响,但具体方法我们另行讨论。

()现有林木资源收益现值法下,依据不同的评估目的对经营合理利润的不同考虑问题。

现有林木资源收益现值法下,未来收益的测算中,将木材销售收入扣除了采运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有关税费、木材经营合理利润后作为其评估值,如在以对林木资源资产流转为目的评估中,此部分经营合理利润应当扣除,作为投资者(购买方)利润的一种实现,而在以企业将林木资源资产进行资本运作,引入外来投资者的前提下,是否需要扣除经营合理利润就是一个十分值得商榷的问题。可见,对此部分合理利润的扣除,评估目的起决定作用,应依据实际情况而定,而不是“一刀切”。

五、现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对不同林龄评估对象,采用固化的评估方法,会造成不同龄组间无法衔接的问题。

如被评估的一宗地有同一树种的4个林班,各林班的林分质量相近,该树种0—30年为幼龄林,31—60年是中龄林,61—90年是成熟林,那么假设其中1号林班是属幼龄林,林龄是30年,2号林班是中龄林,林龄是31年,3号林班是中龄林,林龄是60年,4号林班是成熟林,林龄是61年。按《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1号林班采用重置成本法评估,2号林班和1号林班林龄虽差一年,但属中林龄,采用收益现值法,同样3号和四号林班林龄也相差一年,但3号是中龄林采用收益现值法,4号却采用市价倒算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就会遇到1号林班和2号林班在林分质量相近,蓄积相近的前提下,由于评估方法的差异评估值相差很大,3号和4号林班也同样存在一样的问题。那么差一年,由于林龄不同,采取的评估方法就不同,会造成评估值的巨大差异,这会给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工作带来难度,给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的公信力造成消极影响。

六、林地评估应考虑林地的实际情况和相关经济行为、评估目的对林地价值的影响。

林地的租金的支付方式千差万别,林地未来的经营用途也因时、因地、因经济环境的变化会有所不同,因此在确定评估方法的时候,同样要考虑评估的目的等相关因素对评估价值类型和方法的选用,如有地租先付、后付,是年付还是一次付,林地是在用续用,还是转用续用,或者彻底改变其林地的属性和用途。这都对林地的价值带来很大的影响。

七、森林资源资产具有生态服务和林产品供给两大功能,因此生态服务价值和景观资源资产的评估应顺应时代、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要求,在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中予以体现。

现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中对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评估和评估方法没有明确的论述,对景观评估的技术方法也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特别是对防护林、公益林的评估中,生态服务价值中水、土、气、生、能、景方面的服务功能是其重要的价值表现形式,如何评估应有相关的技术指导。

传统意义上的资产概念是为经济主体拥有或控制,能给经济主体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才能作为资产确认。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类更加重视自身的生存环境。因此对资产的概念也开始有了不同的、更深的认识。在国际上出现了人造资产和自然资产的概念,这一提法一定意义上强调了环境生态的服务价值,而且在森林资源资产的评估实践中也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对生态的服务价值和景观资源资产的评估的市场需求,特别是防护林和特种用途林的评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的规定,“防护林和特种用途林的经营者,有获得森林生态效益补偿的权利”。现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中对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评估和评估方法没有明确的论述,对景观评估的技术方法也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特别是对防护林、公益林的评估中,生态服务价值中水、土、气、生、能、景方面的服务功能是其重要的价值表现形式。因此《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应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态势,在生态的服务价值和景观资源资产的评估方面积极借鉴相关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建立科学、合理、可行的技术评估路线和相应的评估技术方法,促进林业经济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健康快速发展。

森林资源资产具有动态存在性、分布广阔性、生物多样性、地域差异性,效益多重性、经营周期长等特点,因此在评估过程中,除考虑一般的评估因素外,还需针对其森林资源资产的自身特点,根据评估对象和目的的不同,对其权属、起源、面积、林种、树种、林龄、树高、胸径、蓄积、材分质量、可及度、气候,水文、土壤、地质、林下经济作物、及生物多样性等进行现地调查,也需对采、造、集、装、运、贮成本、林区道路修建费用、交通运输价格、林产品市场价格等进行市场调查外,林业行业管理的特性(采伐指标管理、采伐规程的限制等)、林业交易市场发育的不完全,加之市场经济行为和评估目的的日益多样性,原有的《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中评估方法的简单划分已不能适应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的实践需要,不能再用简单的固化的分类将评估方法的选用模式化,而应该借鉴资产评估相关理论方法,对《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进行原则性、结构性的修订,将资产评估的理论方法和林业相关专业技术相结合,发挥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专家和资产评估师的能动性,加强对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理论技术的研究探讨,做好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工作,为林业改革做出应有的贡献。

    共0条信息,当前显示1-30条,共1页
    • 昵称:
    • 内容:

生态评估网 www.shengtaipinggu.com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主办
E-mail:slpg@zhl-cpv.com 京ICP备1100289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247号
技术支持:迅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