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评估网欢迎您!
中国生态环境损害评估和法律机制专题研讨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生态>学术研究>正文

对《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中若干问题的探讨

2011-06-22 11:00 来源:

 王宏伟1,霍振彬2,赵建平2

(1.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北京100714;2.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北京100714)

摘要:结合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工作实践,剖析了《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在实际应用中存在的若干问题,并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探讨

中图分类号:F32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6622(2009)01-0031-04

Discussion on the Issues Arising from Following the Code for Forest Asset Assessment

WANG Hongwei,HUO Zhenbin,ZHAO Jianping

(1.Academy of Forest Inventory and Planning,State Forestry Administration,Beijing 100714;2.Beijing Zhonglin Forest Asset Appraisal Company,Beijing100714,China)

Abstract:With the practical experiences of following the Code for Forest Asset Assessment,the authors have found some limits i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Code.Based on their own understanding of the Code and professional knowledge on forest asset assessment,the authors propose some remedies for the Code.It is highly recommended that the Code should be revised.

Key words:forest asset assessment,code,discussion

我国的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和林业体制改革的深入、林业资源资产化管理的需要,于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建立发展起来的。1996年《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规范》(以下简称《规范》)的制定和实施,对我国林业改革和森林资源流转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随着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林权制度改革的深入,以及资产评估理论的完善,现行的《规范》在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实践中从理论上、逻辑上和具体操作上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在国内相关文献[1-13]中,对此问题研究较少,现就有关问题提出看法,供大家探讨。

1  评估方法的确定与《资产评估基本准则》存在矛盾

2004年颁布的《资产评估基本准则》(以下简称《准则》)是注册资产评估师执行各种资产类型、各种评估目的资产评估业务的基本规范。根据《准则》的要求,资产评估中的价值类型是资产评估结果的属性及其表现形式,价值类型的选择受评估目的等相关条件制约,评估方法只是估计和判断特定价值类型评估结论的技术手段。因此,价值类型的选择应取决于评估目的等相关条件,而不是仅取决于资产的形态和分类,并且评估项目运作程序应是根据评估目的,确定价值类型,而后再选择评估方法。但《规范》在选用评估方法的时考虑的是森林资源资产不同的生长阶段,而不是价值类型,即“成过熟林要采用市价法、中龄林采用未来收益法、幼龄林选用重置成本法”的规定。这就导致同一评估经济行为下评估目的、价值类型还未确定,评估方法却已被硬性确定了下来,从而造成一个经济行为出现多种价值类型,同时,固化的评估方法,对评估结果的合理性也带来严重影响。

例如,一片幼龄林,按《规范》的要求,应该用重置成本法。如果企业用该幼龄林向银行抵押借贷,在这种评估目的下,不考虑其他经济约定,评估应首选市价法,而不是重置成本法,这样以利于银行的资金安全。因为银行一旦按期收不回贷款,用市价法评估的结果很容易的将抵押的林木林地资产在短时间内变现,而不用长期持有森林资源资产,成为被动经营者;但如果是该企业用同片幼龄林进行权益融资时,应首选收益现值法来评估其资产的价值,以此作为引入投资的价值依据。所以,针对不同的经济行为和评估目的采用不同价值类型,依据价值类型选用相应的评估方法对同一资产评估出的结果存在着很大差异。

2  对森林资源存量资产和流量资产未区分论述

所谓存量资产指的是被评估的森林资源在评估基准日时的资源总价值,而流量资产指的是被评估的森林资源在评估基准日时每年的生长价值。由于森林资源资产的特殊性,依据我国的法律法规,森林资源消耗量必须小于生长量,即森林资源的采伐量必须按有关规定进行。森林资源资产按林龄分为幼龄林、中龄林、近熟林、成熟林、过熟林等,对不同树种上述林龄的规定是不同的,通常只分有成、过熟林可以采伐,但也必须由经营方申请取得采伐指标,而其他龄组的林木要经营到主伐期,即达到成熟林后方可按以上规定采伐。另外很多林业方面的法律法规对森林资源资产的流转、使用等方面也有很多限制,如采伐规程中对采伐的限制等等,因此很多的森林资源资产是受限资产,不能简单的以资源量来直接评定估算其价值。因此在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中,特别是林木资源资产评估中,一定要明确是对存量资源资产评估还是对流量资源资产评估,这两种评估可能存在本质的差异,而《规范》中,没有很好的对此部分内容加以论述和解释。

如果是对存量林木资产评估,评估值中有部分资产无法立即变现,属受限资产(由于树种的不同,受限几年、十几年,有些受限几十年),原因是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森林资源资产不都是成、过熟林,不能都可以立即采伐变现。那么,就需要评估人员对以上存量资产评估结论的可变现性、变现时间等做出合理判断,并在报告中进行详细批露。同样,如果是对流量林木资产的评估,即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森林资源资产每年可以采伐的林木价值或是能产生相关效益的价值,也需要评估人员依据相关资料及经验,做出合理技术判断,也在报告中进行详细露。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果是涉及国有森林经营权变动评估时,不但对流量林木资产评估,还要对存量林木资产评估,这样才能使评估与实际相吻合,同时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3  《规范》中森林资源核查的内容无法满足评估的需要

《规范》中,对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森林资源资产数量的确认(即资源核查工作),是以林业系统中的《森林资源调查主要技术规定》(以下简称《技术规定》)为基础对评估标的物的复核来设计的,未考虑影响森林资源价值量的其他因素的调查,这就造成了森林资源评估中资源确认这一环节的先天不足。首先,林业系统中的《技术规定》中,更多考虑的是影响森林资源数量因素的调查,而没有考虑影响森林资源价值量因素的调查,而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却是以价值量为核心的一项工作;其次,一般人工林是森林资源资产中最为简单的一个林分,而天然林、天然次生林等林分的情况要复杂的多,实际评估操作中遇到的问题也要复杂很多,按照《技术规范》进行的森林资源核查无法满足评估的需要,《技术规定》很难全面有效地指导评估工作。

在以天然混交林为评估标的物的评估项目中,通常一个小班除优势树种外,还有多个伴生树种,甚至存在伴生树种的价值大于优势树种价值的情况,而小班因子表中没有将所有树种的因子体现出来,而仅仅体现优势树种的因子(伴生树种的因子指标也是按优势树种的反映),必然造成评估结果与实际不符,从而影响整体评估结果的精准度。而在以速生丰产林为评估标的物的评估项目中,由于树种生长快的特殊性,通常5~7年为一个轮伐期,甚至个别地区3~4年即为一个轮伐期,如速生丰产林中的桉树或杨树,经营者的生产管理是按月来进行的,一年之中林分情况、经营投入都有很大差别,每个月资产状况都会有所不同,而按《技术规定》调查的小班因子表中林龄以年为单位,无法准确反映森林资源资产的实际情况,更无法准确地评估森林资源资产的价值。

4  《规范》忽视了资产占有方的利益

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应维护资产评估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规范》中忽视了资产占有方的利益。

1)现有林木资源资产用重置成本法评估时,应考虑投资者合理经营增值的利润

现有林木资源资产用重置成本法评估时,均是在现时生产水平采用现时工价及材料费用,重新营造一块与被评估林木资源资产相类似的林分所需的成本费用,作为被评估林木资源资产评估价值。但是,我们知道,在森林经营中,众多树种均需经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既使幼龄林,经营几十年的树种也比比皆是,作为一个投资经营者,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投入资金进行林业经营,而评估中仅仅考虑其资金的时间价值,而未考虑投资的增值利润,显然是有失公平的。

用重置成本法对一般资产评估时,既不考虑时间价值,也不考虑投入带来的未来收益。但森林资源资产因其自身的特点,幼龄林在采用重置成本法时既要考虑它的时间价值,又要考虑投入带来的未来收益。原因是:一方面,森林资源资产经营周期长,有些地区幼龄林的时间跨度在20~30年之间,如果仅考虑其重置成本,不考虑其投入的时间价值,就会低估其内在的价值;而一般资产建造周期相对较短,可以迅速以新代旧。另一方面,一般资产用重置成本法评估时大都是单项资产的评估,而不是生产能力的评估,故不考虑其投入所形成的未来利润;但森林资源资产不同,不管你未来如何使用处置,它自身一直都处在不断生长、不断增值的过程中,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对于生长周期短的速生丰产林,有必要考虑未来收益对其的价值的影响。

2)现有林木资源资产收益现值法评估时,由于不同的评估目不同对经营者合理利润的考虑应有所不同

林木资源资产用收益现值法评估时,在未来收益的测算中,将木材销售收入扣除采运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有关税费、木材经营者合理利润后作为其评估值。如果是对林木资源资产流转为目的评估中,经营者合理利润应当扣除,此部分作为投资者(购买方)利润的一种实现;如果是将林木资源资产进行资本运作,以引入外来投资者为目的的评估时,是否扣除经营者合理利润是十分值得商榷的问题。由此可见,对经营者合理利润是否扣除,评估目的起决定性作用,应依据实际情况而定,而不是“一刀切”。

5  依据林龄固化评估方法  造成龄组间评估结果无法衔接

为清楚地说明问题,现举例说明。如果被评估的一块地有同一树种的2个小班,假设2个小班除林龄不同外其他因子完全相同,2个小班中1号小班林龄20年属幼龄林,2号小班林龄21年属中林龄。依据《规范》,1号林班应采用重置成本法评估,2号林班应采用收益现值法,1号和2号小班林龄虽然虽差一年,但由于评估方法不同,其评估值相差很大。由此可见,根据林龄确定评估方法会造成评估值的巨大差异,使各龄组间不好衔接,给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工作带来难度,其评估结果无法客观反映森林资源资产价值,对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的公信力造成消极影响。

6  《规范》中对林地的评估阐述不够

林地的价值与林地上种植的植物品种有直接关系,也与林地租金的支付方式相关。因此,在确定林地评估方法时,应根据林地的实际情况,不但要考虑林地未来经营状况、自然条件和经济环境,还要考虑相关经济行为和评估目的的对林地评估价值类型的影响。例如地租是先付还是后付,是年付还是一次付,林地是继续种植原有品种,还是转种其他品种,或者改变其林地属性及用途转作其他用地等等,这都对林地价值带来很大的影响。

7  《规范》已满足不了对森林资源资产生态服务价值和景观价值的评估需求

森林资源资产不但为人类生产、生活和社会经济建设提供林副产品,还为人类的生存环境提供保障,现行《规范》中对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评估和评估方法没有明确的论述,对景观评估的技术方法也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特别是对防护林、特种林如何评估等缺乏应有的技术指导。

传统意义上的资产概念是为经济主体拥有或控制,能给经济主体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才能作为资产确认。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类更加重视自身的生存环境。因此对资产的概念也开始有了不同的、更深的认识。在国际上出现了人造资产和自然资产的概念,这一提法一定意义上强调了环境生态的服务价值,而且在森林资源资产的评估实践中也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对生态的服务价值和景观资源资产的评估的市场需求,特别是防护林和特种用途林的评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的规定,“防护林和特种用途林的经营者,有获得森林生态效益补偿的权利”。因此《规范》应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态势,在森林生态服务价值和景观资源资产的评估方面积极借鉴相关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建立科学、合理、可行的技术评估路线和相应的评估方法。

 

综上所述,建议借鉴资产评估相关理论方法,对《规范》进行全面的修订,将资产评估的理论方法和林业相关专业技术相结合,发挥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人员的能动性,使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结果真正体现森林资源资产价值,并进一步加强对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理论、技术和方法的研究探讨,做好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工作,为林权制度改革做出应有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刘降斌. 森林景观资产价值特点及评估方法选择与评价[J]. 中国资产评估,2007(7):45-48.

[2]  涂慧萍,陈世清. 我国森林资源资产化管理现状与趋势[J]. 林业经济,2001(11):28-31.

[3]  景谦平,侯元兆. 森林资产评估的基本要素[J]. 世界林业研究,2006,19(2):1-6.

[4]  陈平留,刘健,郑德祥. 福建省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 林业经济问题,2001(3):133-135.

[5]  孙晶波,李玮. 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理论方法在实践中的探索[J]. 林业科技情报,2006(2).

[6]  胡铭.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中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的探讨[J]. 湖北林业科技,2007(3):40-42.

[7]  林凡华,王庆林,许玉国. 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技术研究[J]. 林业科技,2007(1):17-21.

[8]  李亚芹,黄宏伟. 浅析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的意义和小班评估法[J]. 林业勘查设计,2007(1):15-16.

[9]  杨晓杰,蒋敏元. 论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中的评估对象[J]. 全国商情(经济理论研究),2006(1):11-12.

[10]  殷春梅. 浅议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的理论、程序及在实践中的应用[J]. 科技信息(学术研究),2007(16).

[11]  李旻. 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程序探讨[J]. 四川林业科技,2007(2):56.

[12]  高文军,韩福春. 森林资源资产评估程序和基本方法[J]. 林业勘查设计,2006(2):24-25.

[13]  陈裕德. 森林资源资产增值信息披露探究[J]. 绿色财会,2008(11).

 

(来源:2009年第1期《林业资源管理》)

    共0条信息,当前显示1-30条,共1页
    • 昵称:
    • 内容:

中国生态评估网 www.shengtaipinggu.com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主办
E-mail:slpg@zhl-cpv.com 京ICP备1100289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247号
技术支持:迅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