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评估网欢迎您!
新闻页Logo
公告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生态焦点>正文

中林生态价值评估系列之二

2019-10-16 来源:中林评估

对“森林资源价值核算体系探讨”一文的介绍

    近期中林资产评估公司生态部与国家林草局有关专家共同撰写文章《森林资源价值核算体系探讨》发表于《林业经济》期刊2019年第8期。该文系统梳理了国民经济核算和环境经济核算内涵,界定了森林资源价值核算相关概念,构建了符合环境经济核算国际统计标准、与国民经济核算相衔接且具有可操作性的森林资源价值核算框架、指标和方法体系,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本文首次披露了前期研究创建的与森林生长状况、经济区位、生态区位相关的参数并在案例中加以应用,量度不同森林对人类福祉的贡献,已充分体现森林资源质量、区位等因素对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的影响。

一、相关概念界定和辨析

1、自然资源资产

    《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国家统计局),定义的资产是根据所有权原则界定的经济资产,即资产为某个或某些经济单位所拥有,其所有者持有或使用它们而获得经济利益。纳入国民经济核算的自然资源包括土地、矿产储量、能源储量、林木和水资源等。

图1 自然资源资产分类示意图

2、环境资产

    SEEA-2012中心框架及其相关文献中没有给出自然资源资产的概念,却给出了环境资产的概念-地球上自然发生的生物和非生物组成部分共同构成的生物物理环境,可为人类带来惠益。同时指出自然资源是环境资产的一个子集,并提出从两个视角对其进行计量:第一个视角指为所有经济活动提供物资和空间的各个组成部分;第二个视角则基于生态系统。虽然环境资产的定义涵盖了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但两个视角存在一定的重叠,计量上不能简单相加。

    "自然资源"一词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与环境经济核算体系中是不同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土地和土壤资源被视为一类资产;而在环境经济核算体系中土地被视为一种独特的资产,与其他自然资源分开,凸显土地作为经济活动和环境演变的场所提供空间方面的作用。

图2 环境资产分类示意图

3、自然资本

    由各种初衷发展形成的自然资本定义有所不同,但普遍认为自然资本包括所有人类易于识别和度量的资源,如矿物、能量、木材、农地、渔场和水;也包括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通常不可见的生态系统服务,如空气和水的过滤、防洪、碳储存、作物授粉和野生动物的栖息地。SEEA-2012中心框架中没有给出自然资本的定义,也没有使用自然资本这一术语,但对环境资产的定义却恰当地反映了自然资本的全部内涵。自然资本与环境资产的范围是一致的,自然资本核算就是完整的环境经济核算。

4、存量与流量

    价值核算包括两个方面:资产价值和生产(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资产价值指某一个时间点上的价值,是存量,没有时间量纲;生产(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是由资产产生的产品(服务)的价值,是流量,有时间量纲。生态系统核算的存量以空间区域表示,每个空间区域构成一笔生态系统资产。生态系统核算的流量分为两类,一类是生态系统资产内部及生态系统资产之间的流量,即通常所指的支持服务;另一类是通过经济和其他人类活动,利用生态系统资产生成的多种资源和过程,这些供给人类的流量统称为生态系统服务。

5、生态系统服务

    基于核算目的,分析生态系统服务最有效的方法是把其置于能够给人带来福祉的生态系统流量链的背景下考虑,区分国民核算惠益和非国民核算惠益,从而与标准的国民核算计量相一致(图3)。根据生态系统服务通用国际分类(CICES),生态系统服务包括供给服务、调节服务和文化服务。图4表明了生态系统服务核算与其他生态系统相关的核算之间的关系。

图3 生态系统服务(流量)与人类福祉关系

(转引自联合国2012环境经济核算体系实验性生态系统核算:技术建议图2.1)

图4 生态系统服务核算与其他生态系统相关核算之间的关系

(转引自SEEA实验性生态系统核算图2.3)

二、森林资源价值核算框架

    森林资源资产内涵除经济资除外还包含生态系统的概念。

    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森林资源资产仅局限于经济资产范畴,包括林地资产、林木资产、经济林资产和森林景观资产等。在环境经济核算体系中,森林资源资产内涵除经济资除外还应包含生态系统的概念。为此,文中引入森林资源资本的概念。

图5 森林资源价值核算内容分类示意图

    森林资源资本核算建立在存量与流量关系模型的基础上,从两个方面加以考量,一是森林生态系统状况和范围,二是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的服务(图6)。

图6 森林资源资本核算框架

三、相关参数

    四个参数,分别从森林生产能力、演替阶段,空间区位和社会经济区位等方面校正森林资源价值,以充分体现资源稀缺、区位重要、生态系统服务能力强弱和实现优质优价的重要性。

    1)森林质量参数(参数K1和K2)

    A:森林生长状况参数K1-用生物量指标反映森林生产能力;

    B:森林自然度参数K2-用自然度参数反映森林生态系统的稳定性。

    2)经济区位参数K3-反映森林所在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是土地稀缺在森林价值中的体现。

    3)生态区位参数K4-反映森林所在生态区位的重要性、生态敏感性和生态保护等级。

四、实证案例

    以吉林省某林业局2010、2016年两年的森林资源数据为基础。

图7 2010/2016年间森林生态系统供给和调节服务变化率

图8 2010/2016年间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分布

图9 2010/2016年间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能力和资本价值增长情况

    核算结果:该局经过多年抚育经营,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能力有所提高,但经济资产增长和供给服务能力提高的幅度远高于其生态资产增长和调节服务能力的提高。

五、政策建议

    价值核算只有与特定的价格体系相匹配,具备体现核算目的的价值属性,才具有现实意义和应用价值。建议自然资源价值核算应以核算目的为导向,建立相应的价格体系和核算准则。

图10 自然资源资产核算体系

 

 

 

    共0条信息,当前显示1-30条,共1页
    • 昵称:
    • 内容:
中国森林评估网

生态评估网 www.shengtaipinggu.com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主办
E-mail:slpg@zhl-cpv.com 京ICP备1100289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247号
技术支持:迅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