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评估网欢迎您!
新闻页Logo
公告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生态焦点>正文

【砥砺奋进的五年 塞罕坝的故事】保护森林的“眼睛”

2017-08-07 来源:国际在线(北京)

(原标题:【砥砺奋进的五年 塞罕坝的故事】保护森林的“眼睛”)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贾延宁 李香兰):对于任何一座林场来说,防火都是头等大事。位于河北的塞罕坝国有机械林场,目前虽然已经引入红外探火雷达、视频监控系统等科技手段,但人工瞭望仍然至关重要。坚守望火楼上的防火瞭望员,被称作保护森林的“眼睛”。他们在林海深处长年忍受孤独寂寞,守护好这片凝聚几代人心血的森林是他们唯一的心愿。

46岁的刘军是塞罕坝国有机械林场的一名防火瞭望员。他个子不高、面色黝黑,跟人说话时语速不算流畅,可一旦说起自己周围几十公里范围内的森林,他就能手指窗外,迅速而准确地报出一个个地名来。而这对于任何一个外人来说,窗外除了绿色森林,还是绿色森林,没有任何辨识度。

刘军不仅心里有份地图,还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这个本事让他正在学习防火瞭望的儿子刘志钢佩服得五体投地。刘志钢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那会儿天比较干,车一走,路上带出好多土烟。我以为是着火了,跟我爸说,‘爸爸,那儿冒烟了,你快去快看看吧’。那真是,我爸就往起一站,就扫了一眼,就跟我说,‘那是沙尘,别管它,过车了’。 ”

在塞罕坝林场,一说起望火楼的防火瞭望员,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一是这个岗位太重要了,另一个是因为望火楼一般修建在远离人群的地势较高处,防火瞭望员要长年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孤单寂寞。塞罕坝林场有9座防火楼里,其中8座都是夫妻俩人共同值守,这是为了缓解工作之余的孤独。尽管如此,愿意到望火楼工作的人仍然少之又少。

2006年,当时是护林员的刘军和在作业区工作的妻子齐淑艳一起调到了位于林场最高点的望火楼工作。对刘军来说,他是又“回”到了这里,因为他的父母曾在这里工作过。他说:“听我母亲说,在我5岁之前,父母都在这里。那时(住的是)第一代马架子(窝棚),路也不通,去哪儿都是走着。四周连树都没有,风又大,打到脸上都是石粒。我听母亲说,我好像是在这儿出生的,等我长大了一点,才把我父亲调回场部。”

虽然刘军夫妻能相互作伴,但寂寞单调仍然是最大的问题。儿子刘志钢还记得当时的的情形:“我爸来了将近半年了,太难受,还站在外边,站在林子里冲着天嚷呢。”

有时,刘军和齐淑艳也会吵起来,刘军说:“见不着人,这儿寂寞,谁心情都烦躁,有时候说说就吵起来了。”

如今,刘军夫妇已经在望火楼工作了11年。在每年长达6个月左右的防火期,他们白天每隔15分钟报告一次,防火紧要期晚上也要每隔1个小时报告一次。尽管工作单调而紧张,但夫妻两人配合默契。妻子齐淑艳介绍说:“防火期那会儿,他晚上值班,他晚上睡得晚,我前半夜(睡),他后半夜(睡)。等到亮天,我就上去瞭望,他起来再做饭,吃完了上去替我下来,(我)收拾完上去替他,他再下来,就这么倒。”

刘军夫妇每天与森林为伴。时间长了,等他们回到围场县城的家中,反而都不适应了。刘军说:“现在这儿已经就是一个家了,现在回县城几乎很少。不习惯了。回县城看人多、车多、乱。要是回县城呆一天、两天的,心里特别烦闷,就跟有事儿放不下似的,就赶紧回来。”齐淑艳说:“现在时间长了,在这儿待出感情来了。回家待两天就惦记着这里,就跟这儿是家似的,老惦记着想着。”

刘军夫妇最近一次从山里回到县城家中,还是今年6月儿子刘志钢结婚的时候。说起儿子,刘军和齐淑艳都充满内疚。像林场很多职工一样,他们在儿子上小学时就把他送到县城独自生活。渴望父母陪伴的刘志钢说,当时并不能理解父母:“那会儿(我)不光恨我爸妈,林场的这些林子也都恨。因为我爸妈不能陪着我,还不是因为工作,因为这片林子吗?”

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刘志钢开始了解、懂得父母的工作,这片林子也从“仇人”变成了“亲人”:“感触挺大的是,我爸妈他们刚来的时候,(防火楼)周边的树特别特别矮,也就到我小腿那儿,那会儿我个子还很小。每年一到放假,我就上来,就看着树一点点儿长,现在比我还高,就感觉这树是我看着长大的。”

艰苦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让40多岁的刘军夫妇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不少。尽管如此,他们对眼下的工作和生活都挺满意,最大的心愿就是退休后能有人继续守好这片森林。刘军说:“(我们)打算守护这片林子一直到我们退休,把它完好地交给下一拨人,这就是最大的心愿。”

父母的心思,让刘志钢看在眼中。他放弃了在上海一家工厂的工作,回到林场,在扑火队做临时工。非防火期,他就会到望火楼陪伴父母,跟着父亲学习。他希望父母退休后能接过他们的工作。刘志钢说:“之前(我)就寻思,要是我来跟我爸妈来看(守)望火楼,我孩子走的路,不是跟我一样吗?后来看我爸妈这样,我妈也快退休了,就听他们说,‘咱们这快退休了,要是换下一任,会不会像咱俩这么精心啊?’老惦记这些,放不下这个望火楼,我就寻思替他们俩吧。”

不过,刘军一开始对此并不同意,不是心疼儿子,而是担心他太年轻守不好林子。最终,刘志钢用实际行动说服了父亲。他的新婚妻子也支持他的决定。

虽然现在刘志钢防火瞭望的本事还比不上父亲,但他也逐渐掌握了一些技巧。刘军希望儿子能继续守好这片他倾注了全部心血的森林:“我父亲那辈他们是创业,我们是二代,我们儿子是三代,这都是守业,必须把业守好。”

标签:塞罕坝的故事

(原标题:【砥砺奋进的五年 塞罕坝的故事】保护森林的“眼睛”)

    共0条信息,当前显示1-30条,共1页
    • 昵称:
    • 内容:
中国森林评估网

中国生态评估网 www.shengtaipinggu.com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主办
E-mail:slpg@zhl-cpv.com 京ICP备1100289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247号
技术支持:迅脉互联